料峭春風(fēng)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——蘇軾《定風(fēng)波》

免費領(lǐng)酒

本文由網(wǎng)友發(fā)表于貴州茅臺鎮
時(shí)間:2023/12/5 來(lái)源:貴州茅臺鎮官網(wǎng) 作者:蘇軾

定風(fēng)波·莫聽(tīng)穿林打葉聲

宋 蘇軾

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狽,余獨不覺(jué),已而遂晴,故作此詞。

莫聽(tīng)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(shuí)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風(fēng)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;厥紫騺(lái)蕭瑟處,歸去,也無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。


【注釋】

芒鞋:草鞋。
一蓑煙雨任平生:披著(zhù)蓑衣在風(fēng)雨里過(guò)一輩子也處之泰然。一蓑(suō):蓑衣,用棕制成的雨披。
料峭:微寒的樣子。
蕭瑟:風(fēng)雨吹打樹(shù)葉聲。

【譯文】

三月七日,在沙湖道上趕上了下雨,大家沒(méi)有雨具,同行的人都覺(jué)得很狼狽,只有我不這么覺(jué)得。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天晴了,就做了這首詞。
不必去理會(huì )那穿林打葉的雨聲,不妨一邊吟詠著(zhù)、長(cháng)嘯著(zhù),一邊悠然地行走。竹杖和草鞋輕捷得更勝過(guò)馬,怕什么!一身蓑衣,足夠在風(fēng)雨中過(guò)上它一生。
略帶寒意的春風(fēng)將我的酒意吹醒,寒意初上,山頭初晴的斜陽(yáng)卻殷殷相迎;仡^望一眼走過(guò)來(lái)遇到風(fēng)雨的地方,我信步歸去,既無(wú)所謂風(fēng)雨,也無(wú)所謂天晴。

【寫(xiě)作背景】

元豐五年三月五日,作者在沙湖游玩。三月七日,忽逢大雨,因為作者和同行的人都沒(méi)有帶雨具,同行之人皆覺(jué)狼狽。雨過(guò)天晴,作者聯(lián)想到自己人生的坎坷,加上遇見(jiàn)的大雨,寫(xiě)下了這一首千古流傳的《定風(fēng)波》。從文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作者的豁達與樂(lè )觀(guān)。

賞析
即蘇軾黃州之貶后的第三個(gè)春天!∈拙洹澳(tīng)穿林打葉聲”,一方面渲染出雨驟風(fēng)狂,另一方面又以“莫聽(tīng)”二字點(diǎn)明外物不足縈懷之意!昂畏烈鲊[且徐行”,是前一句的延伸。在雨中照常舒徐行步,呼應小序“同行皆狼狽,余獨不覺(jué)”,又引出下文“誰(shuí)怕”即不怕來(lái)。徐行而又吟嘯,是加倍寫(xiě);“何妨”二字透出一點(diǎn)俏皮,更增加挑戰色彩。首兩句是全篇樞紐,以下詞情都是由此生發(fā)。
“竹杖芒鞋輕勝馬”,寫(xiě)詞人竹杖芒鞋,頂風(fēng)沖雨,從容前行,以“輕勝馬”的自我感受,傳達出一種搏擊風(fēng)雨、笑傲人生的輕松、喜悅和豪邁之情!耙凰驘熡耆纹缴,此句更進(jìn)一步,由眼前風(fēng)雨推及整個(gè)人生,有力地強化了作者面對人生的風(fēng)風(fēng)雨雨而我行我素、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懷。
以上數句,表現出曠達超逸的胸襟,充滿(mǎn)清曠豪放之氣,寄寓著(zhù)獨到的人生感悟,讀來(lái)使人耳目為之一新,心胸為之舒闊。
過(guò)片到“山頭斜照卻相迎”三句,是寫(xiě)雨過(guò)天晴的景象。這幾句既與上片所寫(xiě)風(fēng)雨對應,又為下文所發(fā)人生感慨作鋪墊。
結尾“回首向來(lái)蕭瑟處,歸去,也無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!边@飽含人生哲理意味的點(diǎn)睛之筆,道出了詞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獲得的頓悟和啟示:自然界的雨晴既屬尋常,毫無(wú)差別,社會(huì )人生中的政治風(fēng)云、榮辱得失又何足掛齒?句中“蕭瑟”二字,意謂風(fēng)雨之聲,與上片“穿林打葉聲”相應和!帮L(fēng)雨”二字,一語(yǔ)雙關(guān),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風(fēng)雨,又暗指幾乎致他于死地的政治“風(fēng)雨”和人生險途。


【評價(jià)】
讀罷全詞,令人心情振奮,心境豁然,心靈凈化。人生的沉浮、情感的憂(yōu)樂(lè ),在讀者的理念中自會(huì )有一番全新的體悟。從心理學(xué)“白日夢(mèng)”的角度看,此詞實(shí)際是作者描繪的一個(gè)淡泊從容、曠達超脫的白日夢(mèng),在多個(gè)方面都非常符合白日夢(mèng)的特征。
第一,心情符合白日夢(mèng)之條件——郁悶不爽。
寫(xiě)此詞前三年,即公元1079年,作者因被誣作詩(shī)“謗訕朝廷”遭御史彈劾,被捕入獄,后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,宦海沉浮,經(jīng)歷坎坷,理想不竟,抱負未果,使作者幾年來(lái)一直郁郁不得志,思想上陷入出世與入世的矛盾之中,心情煩悶。
第二,意境符合白日夢(mèng)之真諦——寧靜自由。
作者對現實(shí)的官場(chǎng)險惡生活非常厭倦,渴望擺脫這種生活,退隱江湖,過(guò)一種淡泊寧靜、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患、無(wú)欲無(wú)求、輕松自由的生活,也即“歸去”。
第三,結構具備白日夢(mèng)之特征——自然完整。
入夢(mèng)的引子是“飲酒”和“下雨”。酒的微醉讓作者暈暈乎乎,這是白日夢(mèng)形成的主要基礎。煙雨的迷蒙讓天氣灰暗朦朧,創(chuàng )設了入夢(mèng)的良好氛圍。
入夢(mèng)句是“莫聽(tīng)穿林打葉聲”,夢(mèng)境為“何妨吟嘯且徐行,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(shuí)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”。這里作者用“竹杖”“芒鞋”“蓑衣”“煙雨”等意象及雨中“吟嘯”“徐行”等動(dòng)作創(chuàng )設了一個(gè)極為美妙的白日夢(mèng)夢(mèng)境,活脫脫地勾勒出了一個(gè)隱居江湖過(guò)著(zhù)從容淡泊生活的隱士形象,他雖無(wú)榮華富貴之享受,但亦無(wú)宦海浮沉之憂(yōu)患,心情得以平靜,心境得以安寧。
夢(mèng)醒句為“料峭春風(fēng)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”。料峭的春風(fēng)吹醒了醉酒,作者感到冷,一個(gè)激凌,頭腦清醒了,夢(mèng)結束了,作者又回到現實(shí)之中。這“冷”既是實(shí)寫(xiě)酒醒后身體感到冷,也是寫(xiě)夢(mèng)醒后又想到自己的遭遇而產(chǎn)生的心冷。正在這時(shí),遠處山頭溫暖的夕陽(yáng)讓作者感到了些許暖意,也增添了他戰勝逆境的信心。
過(guò)渡句為“回首向來(lái)蕭瑟處”。雖然“相迎”的斜陽(yáng)給作者帶了一絲溫暖,但一想到自己飽含蕭瑟風(fēng)雨的坎坷仕途路——“回首向來(lái)蕭瑟處”,心中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滅了!
夢(mèng)破后尋夢(mèng)句為“歸去,也無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”。仕途的風(fēng)雨就如同這自然界的風(fēng)雨一樣變幻無(wú)常,他所期盼的仕途陽(yáng)光又會(huì )在多長(cháng)的風(fēng)雨之后?與其終日忍受這種提心吊膽之痛,還不如“歸去”,退隱江湖,一切平靜,無(wú)悲無(wú)喜,“無(wú)雨無(wú)晴”。
第四,情節顯露白日夢(mèng)之特色——亦真亦幻。
首先,序言中說(shuō)“同行皆狼狽”,已證明雨之大,而“莫聽(tīng)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”卻又描寫(xiě)詩(shī)人置身雨中,對雨聽(tīng)而不聞,從容高歌,瀟灑徐行,全然沒(méi)感到淋漓之苦的狀態(tài),這怎么可能是實(shí)寫(xiě)呢?接下來(lái)的“竹杖芒鞋輕勝馬”也不太合常理。用竹杖芒鞋行泥濘之路,拖泥帶水,怎比得上騎著(zhù)高頭大馬急行如飛來(lái)得輕快?因此這“輕”恐怕不是寫(xiě)現實(shí)行路之輕,而應是無(wú)官一身輕!耙凰驘熡耆纹缴币沧屓松。序言中已說(shuō)“雨具先去”,怎會(huì )又出現了披蓑在雨中穿行?看來(lái)應是想象之景!盎厥紫騺(lái)蕭瑟處,歸去,也無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”若按自然的邏輯也很難解釋得通。雨過(guò)天晴,應該是“已無(wú)風(fēng)雨正是晴”,怎會(huì )是“也無(wú)晴”?所以,這里的“晴”不會(huì )單純指天晴。
由此可見(jiàn),這些都是寫(xiě)作者心中想象之事而非眼前之景,全詞就是作者著(zhù)力刻畫(huà)的一個(gè)“也無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”的“歸去”白日夢(mèng)!
縱觀(guān)全詞,一種醒醉全無(wú)、無(wú)喜無(wú)悲、勝敗兩忘的人生哲學(xué)和處世態(tài)度呈現在讀者面前!耙矡o(wú)風(fēng)雨也無(wú)晴”,是一種寵辱不驚、勝敗兩忘、曠達瀟灑的境界,是一種“至人無(wú)己,神人無(wú)功,圣人無(wú)名”的境界,是一種回歸自然,天人合一,寧靜超然的大徹大悟。


【作者】

蘇軾,(1037年1月8日-1101年8月24日)字子瞻、和仲,號鐵冠道人、東坡居士,世稱(chēng)蘇東坡、蘇仙,漢族,眉州眉山(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河北欒城,北宋著(zhù)名文學(xué)家、書(shū)法家、畫(huà)家,歷史治水名人。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(lǐng)袖,在詩(shī)、詞、散文、書(shū)、畫(huà)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。文縱橫恣肆;詩(shī)題材廣闊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張比喻,獨具風(fēng)格,與黃庭堅并稱(chēng)“蘇黃”;詞開(kāi)豪放一派,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稱(chēng)“蘇辛”;散文著(zhù)述宏富,豪放自如,與歐陽(yáng)修并稱(chēng)“歐蘇”,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蘇軾善書(shū),“宋四家”之一;擅長(cháng)文人畫(huà)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與韓愈、柳宗元和歐陽(yáng)修合稱(chēng)“千古文章四大家”。作品有《東坡七集》《東坡易傳》《東坡樂(lè )府》《瀟湘竹石圖卷》《古木怪石圖卷》等。

【閱讀本文的也喜歡以下內容】:

【聯(lián)系方式】
醬酒熱線(xiàn)
2019-9-9 09:09:19
酒廠(chǎng)服務(wù)熱線(xiàn)電話(huà)

   

      【酒廠(chǎng)直供價(jià)格表】

      2023年茅臺酒(飛天53度)、茅臺1935、茅臺王子酒、茅臺迎賓酒

      古壇老酒系列、美酒洞系列、古壇醬酒

      金醬系列、荷花酒、五星系列、肆拾玖坊、夜郎古酒

      國臺國標系列、國臺十五年、釣魚(yú)臺系列

      懷莊之醉系列、懷莊大單品、無(wú)憂(yōu)酒、酣客

      國吉祥系列、云漢春系列、黔國酒、省酒、多彩貴州酒